1. 春季行情是否可期?公募把脈2022
      2022-01-17 09:44 作者:方麗 張燕北
      來源:中國基金報
      描述
      從2022開年前半個月的市場走勢來看,整體表現并不理想。其中,創業板在2022年以來已經下跌了7.21%,滬深主板市場均有不同程度上的跌幅。此外,作為A股“股王”的貴州茅臺(1868.00 -
      [本文共字,閱讀完需要分鐘]

        從2022開年前半個月的市場走勢來看,整體表現并不理想。其中,創業板在2022年以來已經下跌了7.21%,滬深主板市場均有不同程度上的跌幅。此外,作為A股“股王”的貴州茅臺(1868.00 -0.12%,診股),今年以來的累計跌幅達到8.12%、寧德時代(599.73 +3.77%,診股)的年內跌幅也有3.91%。

        期待中的“開門紅”落空,市場開局便出現了不利的走勢,給市場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預期。

        這波調整背后的因素有哪些?春季行情是否可期?2022年市場行情將會如何演繹?是否即將迎來風格切換?哪些行業板塊會有相對更好的投資機會?站在一年開端,面臨市場震蕩,這一系列問題都深受廣大投資者關注。

        中國基金報記者專訪了多位公募投資及研究總監,包括:

        來共同探討接下來的市場及后市投資操作策略。

        這些公募投資人士認為,當前下跌與國內外因素均相關,部分熱門賽道籌碼相對擁擠,同時市場出現估值擠壓,疊加市場擔憂今年經濟上行動能不足,以及海外市場的調整等導致年初至今A股出現一波快速調整。

        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穩增長預期仍然存在,且國內貨幣政策可發揮的空間不小,所以對年初A股走勢也不必過度悲觀。新年開局就出現的這輪回調,恰好給一些優質標的提供了良好的“春季行情”布局機會。

        同時,這些人士展望到,2022年市場風格將會比較均衡,,單一風格出現壓倒性優勢的概率不大。投資主線聚焦于“價值回歸,優質成長”,至于一季度,業績增長兌現和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拉動,會是兩個主要投資脈絡,房地產、建筑、建材、鋼鐵、家電等都是穩增長受益下的線索。

        中長期而言,多位基金經理依然相對看好國家支持鼓勵的高景氣賽道,比如電動車、光伏、軍工、電子等,建議投資者震蕩市不要追漲殺跌,而是以較長的視角進行定投。

        這7位總監級別公募投研人士,共同把脈股市后市走向和投資機會。先分享下他們的重要觀點:

        史博:作為機構投資者,我們判斷成長股投資的時候,更為重要的變量是產業的趨勢。目前主要成長板塊的產業趨勢沒有變化,因此我不認為這種“殺跌”會持續較長時間。當然,客觀的現象是成長股估值較高之后,資金的博弈性會增加,這也是過去一個季度市場輪動比較快的原因。

        曾鵬:2022年總體來說,我們認為市場會“穩中求進”?!胺€”是2022年國內宏觀經濟政策的主基調,我們理解這個“穩”是建立在“綠色低碳、結構轉型”基礎上的穩,是依靠新能源、高端制造等新興行業拉動的穩增長,而不再是依靠傳統基建和地產鏈的拉動。最終效果會體現在“進取型”的成長行業獲得超額收益。

        李化松:春節后,隨著兩會的臨近,相關政策出臺,市場情緒可能會有所緩解,全面仍然謹慎樂觀。年初調整帶來更多機會。

        莫海波:我們認為一季度的投資主線依然是穩增長,主要原因在于去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定調了經濟“穩字當頭”,一季度穩增長主線值得關注的。板塊方面,我們認為相關的:房地產、建筑、建材、鋼鐵、家電等都是穩增長受益下的線索。

        陸彬:我們把市場的投資機會按照風格來分類,當前我們會相對看好四類投資機會。第一個方向是核心資產,第二個方向是指數權重股中的低估值價值類,第三個方向是PEG成長類的行業,最后一個方向是周期類行業。

        朱紅:市場出現持續調整表現不好時,一般投資者出現焦慮情緒是正?,F象,基金可能遭遇“銷售冷”,但相對而言,專業的投資者具備較強的逆向思維和抗壓能力,能夠進行獨立客觀的投資操作,隨著未來市場反彈,基金銷售會逐步恢復狀態。

        楊喆:由于各類理財全面凈值化,居民資產依然在向A股市場逐步流入,市場上市公司家數較多,門類豐富,不會有大的系統性風險,結構化行情會是長期的常態。根據成長性和估值的性價比,反復動態調整組合,保持組合的適度均衡,是長線更好的策略。

        三大因素致A股年初快速調整

        中國基金報記者:2022年伊始,A股市場并沒有迎來預期中的上升行情,市場調整引發關注和擔憂。A股開局欠佳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史博:年初至今A股出現調整,到目前為止呈現出兩個現象。第一個現象是我們看到全球市場都有一定下跌,標普500和納斯達克指數跌幅分別為2.25%和5.36%(WIND,截至1月13日),全球市場調整的原因來自于對美聯儲緊縮的擔心。第二個現象是A股一些龍頭成長股跌幅居前,創業板指跌幅顯著高于主板,我們判斷這個分化現象是部分投資者調倉所致。但我想指出的是,年初到現在才過了兩個星期,我們幾乎不可能對兩個星期的行情做出準確判斷,同時目前市場的調整也沒有超出合理波動的范疇。

        曾鵬:擁擠并不等于泡沫。當前市場下跌的主要原因是,過去一年這些景氣賽道大幅上漲,籌碼相對擁擠,一些個股的估值也相對透支了1-2年內的成長預期。但站在當前時點,一批高成長個股會利用2022年的業績高增長消化估值壓力,在市場下跌過程中已經重新回落到合理估值區間。

        李化松:市場對于穩增長的政策有一定擔心,擔心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使得上市公司業績低于預期。

        莫海波:我們認為年初以來市場的調整的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新能源、半導體、軍工等核心賽道本身估值歷史分位數偏貴,籌碼相對擁擠;二是美國加息和縮表預期節奏加快,美債利率大幅上行引發擔憂;三是市場擔憂今年經濟上行動能不足。

        朱紅:市場更多的是結構性的調整,前期熱門賽道估值較高,短期交易性價比不足,部分資金收益兌現。以上證指數為例,整體跌幅有限,但從細分行業來看分化較大,前期估值較低調整充分的銀行、地產上漲,而去年漲幅較大的新能源、電子、軍工等板塊下跌幅度較大,熱門賽道的估值得到修正。

        楊喆:元旦以來滬深成長股劇烈調整,前幾年的核心資產類藍籌也反復上行又快速回落,其中原因,主要是市場按自身的規律進行性價比再平衡,也可以理解為長牛途中的一個蓄勢階段。

        其一,經歷了19年以來三年的市場上漲,多數成長方向的估值已經不便宜了,甚至有不少方向的估值,已經類似于2020年2月份的食品飲料,達到了過往10年左右歷史PE估值最高的相對位置,始于去年2月的白酒股大幅度調整,當時行業景氣度也沒有顯著變化,只是行業估值過高導致的資金重新配置。所以過去一年顯著上漲、估值較高的部分成長板塊,一部分資金在選擇堅守和消化高估值等待業績兌現,一部分資金選擇估值性價比更好的方向進行切換,這是市場任何時候都會有的再平衡。

        其二,經濟整體增速階段下降、美聯儲認為通脹壓力較大可能提前加息和縮表,帶來上市公司整體盈利增速的預期下降和資金避險情緒上升,會導致股債性價比發生預期變化,部分資金有減倉股票動作。

        其三,大型機構投資者做大幅度的調倉一般會在新的年度開始時候做,這樣就可以在上個年底前守住重倉的個股,完成排名和結構的年度工作。在新的年度開始時,調倉會更放得開手腳。

        成長性方向優質公司后續跌幅有限

        中國基金報記者:截至1月14日收盤,新年以來上證指數小幅下跌1.16%,深成指跌幅較大達4.76%,而萬得全A則下探了3.7%,2022年開局市場分化,資金“殺”高位中小創明顯。為何中小創持續調整?這種現象是否會持續很長時間?

        史博:12月中旬開始創業板出現調整,但如果我們往前看兩個月,10月中到12月初創業板的反彈幅度也比較顯著。一個季度的時間,成長股經歷了從顯著反彈到顯著調整。作為機構投資者,我們判斷成長股投資的時候,更為重要的變量是產業的趨勢。目前主要成長板塊的產業趨勢沒有變化,因此我不認為這種“殺跌”會持續較長時間。當然,客觀的現象是成長股估值較高之后,資金的博弈性會增加,這也是過去一個季度市場輪動比較快的原因。

        曾鵬:首先,隨著我國經濟結構的深入調整,創業板和深成指已經不再是“中小盤”的代表,其中不乏很多新經濟板塊中的“新藍籌”。例如某動力電池龍頭,對于全A股的影響都是舉足輕重。其次,我們認為本輪創業板、深成指的調整都是短暫的。近期市場的主要調整原因有二,一是美聯儲即將進入加息周期,市場對于高估值板塊有所擔憂;二是由于過去一年新能源板塊的熱度極高,吸引了大量市場資金,交易結構相對擁擠,一些個股也透支了未來一兩年的業績增長預期。

        但是展望未來兩年,我們依然認為過去一年備受市場青睞的新能源、軍工、科技等板塊是代表未來的方向,大批優質個股將會用未來1-2年的高成長來消化高估值,重新進入上升通道??偟膩砜?,未來‘產業之分’將替代‘大小之分’,如果產業趨勢向上這個板塊中的大小股票都會漲,如果產業趨勢向下那么這個板塊里的大小股票都會跌。

        李化松:部分中小公司21年業績增速較快,估值有所提升,但是22年經濟下行壓力下,業績可能低于預期,估值有壓力。2022年還是要謹慎選擇業績和估值壓力較小的公司。

        莫海波:中小創的持續調整主要是因為新能源、半導體、軍工等核心高成長賽道的個股占比相對較多,上述板塊因為存在估值偏貴、籌碼擁擠、市場預期過高等風險因素,而美債利率的上行觸發了這些板塊的調整。

        展望未來,我們認為這些板塊不會調整很長時間,主要原因在于經歷短期的快速回調后,這些板塊估值已經相對合理,而賽道景氣高增長依然是較確定的趨勢,并且市場對于美聯儲政策的擔心已經反應較為充分,因此,未來還是可以積極尋找機會布局。

        朱紅:前期預期較高的行業這輪調整幅度較大,大家對未來的行業景氣或業績能否持續超預期存在疑慮,目前正處于業績真空期,市場泥沙俱下。在這輪結構充分調整后,市場又會回到公司本身的質地、業績成長和估值上來,當優質標的估值變得有吸引力后,仍然會受到資金的青睞,開啟新一輪行情。

        楊喆:中小創聚集了2021年上漲較多的成長型行業個股,太陽能(9.98 +0.30%,診股)、新能源車、電子、軍工等,目前更多是估值波動,而這些行業本身景氣度沒有大的變化,依然是預期增速較高的。

        資金從高估值的高成長股流出,是個12月份就開始的過程。2021年的12月份跌幅靠前的行業是電力設備、有色金屬、汽車等,這幾個行業近幾天還是持續領跌的,說明去年漲幅較高的行業有資金趨勢性地流出,這個過程還未結束。2021年2月開始的白酒股大幅度調整,當時行業景氣度也沒有顯著變化,只是行業估值過高導致的資金重新配置。

        既然景氣度和高增速預期沒有變化,下跌和資金流出總是有度的,經過12月份以來的連續調整,目前光伏、新能源車、電子、軍工、醫藥等成長型方向的優質公司,已經到按照PEG計算的性價比較為合理的區間,預計后續跌幅有限,優質企業的成長空間依然很大。

        春季行情仍然可期

        中國基金報記者:面對新年開局就出現的回調整理,您認為2022年能否迎來“春季行情”?

        史博:春季行情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不僅中國股市有,全球股市春季行情的特征也很明顯。這個現象背后的原因是行為金融規律:人們在展望未來的時候往往都會給予較樂觀的預期。一季度恰好是展望全年的起點,加上經濟數據、上市公司財務數據發布較少,樂觀預期難以被校驗,因此市場容易上漲。阻礙春季行情比較大的因素是市場本身的位置過高,也就是說預期早已非常樂觀。目前我們顯然沒有處于預期非常樂觀的狀態,因此我判斷2022年依然會有行情,大約在春季就可能有。

        曾鵬:2022年總體來說,我們認為市場會“穩中求進”?!胺€”是2022年國內宏觀經濟政策的主基調,我們理解這個“穩”是建立在“綠色低碳、結構轉型”基礎上的穩,是依靠新能源、高端制造等新興行業拉動的穩增長,而不再是依靠傳統基建和地產鏈的拉動。最終效果會體現在“進取型”的成長行業獲得超額收益。

        在投資策略上,我們同樣要堅持“穩中求進”的方針:“穩”體現在要守住未來5-10年影響中國發展的核心賽道,“進”體現在要在這些優質賽道的基礎上“優中選優”、尋找“創新中的創新”。

        李化松:春節后,隨著兩會的臨近,相關政策出臺,市場情緒可能會有所緩解,全面仍然保持謹慎樂觀。年初調整帶來更多機會。

        莫海波:年初以來,國內外的風險因子集中釋放,市場預期已經接近反應充分,目前已經重新回歸到一種相對穩定狀態,在這種背景下,我們認為春季行情依然是值得期待的。

        歷史上,春季行情是一種非常顯著的節日效應,主要指在春節前后,市場指數傾向于上漲,并且春節到兩會又是對兩會政策預期較高的階段,市場表現會相對活躍,主題投資機會較多。

        朱紅:我認為新年開局就出現的這輪回調,恰好給一些優質標的提供了良好的“春季布局行情”。對于今年的市場,我們認為仍然存在結構性行情。首先經濟處于結構轉型升級過程中,企業的盈利仍將穩定增長;其次,市場整體估值仍處于合理區間內,部分行業仍存在低估板塊,整體回調風險可控。

        最后,從流動性看,財政貨幣政策大概率將保持較寬松的狀態,市場風險偏好仍較高。在這樣的背景下,一些優質標的如果從未來一兩年的維度來看,可能正好是股價的階段性低點。

        楊喆:我依然認為2022年也會有春季行情。一方面,調倉會很快。a股市場流動性較好,目前的結構調整沒有顯著縮量,資金的再平衡效率很高。去年高成長高漲幅的方向已經回落到性價比不錯的區間而景氣度依然很好,新發掘的政策轉向受益、疫情消退收益、新基建投資、新內容消費等領域也有顯著資金流入,目前性價比的再均衡已經差不多完成。

        第二方面,預計在我國的宏觀政策發力適當提前、年報預增預喜已經開始、比較差的正式年報披露會集中在4月,一二季度之間會更關注美聯儲是否加息,近期是沒有太多負面信息和影響的,時間節奏上也適合各類資金按照自己看好的方向進行發掘。

        一季度緊抓“穩增長”主線

        把握業績兌現和宏觀逆周期調節兩大脈絡

        中國基金報記者:每一年的開端都是布局新一年投資機會的重要時點。站在當前,您認為A股一季度的投資主線是什么?有什么行業板塊值得關注?

        史博:機構投資者主流的投資標的是優質公司,有時偏成長有時偏價值,有時偏大盤有時偏小盤。決定成長股行情的因素是新興產業的發展趨勢,決定價值股的行情的因素是宏觀經濟的周期波動。決定大小盤風格的是估值與成長性的匹配度。

        目前市場對于宏觀經濟和政策的關注度比較高,因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穩”有較高的定調。隨著后續穩經濟政策的逐漸出臺,預計貨幣政策穩健偏寬,信用環境中性偏緊,經濟增長有保證。這種背景下,股市更容易呈現震蕩走勢。理性的機構投資者不太會盲目追漲,也不是以季度的尺度去做投資。整體而言,采用相對均衡的配置會更主動。

        曾鵬:從滲透率角度看,我們認為光伏、電動車、半導體、軍工等行業依然處在產業導入期,仍然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不會因為周期性波動而改變其長期發展態勢;以及一些優質賽道——例如儲能、汽車電子、能源半導體等細分賽道,將獲得雙倍甚至數倍于主賽道的成長速度。

        在流動性合理充裕,經濟基本面持續改善的背景下,我們對2022年的市場總體持樂觀態度,堅持尋找投資中的“認知差”,在中長期為投資人創造更好的收益。中長期看,一些高景氣賽道比如電動車、光伏、軍工、電子等景氣度并無明顯變化,依然是未來數年中國經濟的最好賽道之一。

        李化松:新能源+傳統制造業,cpi-PPi修復,消費電子,汽車電子等。

        陸彬:在2022年 “穩字當頭,穩中求進”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新環境下,中國A股市場出現了明顯的風格分化,前期表現欠佳的“穩增長”類行業表現突出,前期表現突出的景氣賽道行業短期調整幅度較大。我們認為市場有效地反映了基本面預期的變化,估值隨之修復和調整。

        我們認為2022年的市場風格將會比較均衡,投資主線是“價值回歸,優質成長”。對于風格、市值等因子始終保持中性態度,我們將基于“基本面和估值”的動態策略投資體系去把握2022年的市場機會。

        朱紅:我們認為市場存在短期交易層面的風格不確定性,但長期的行業趨勢是確定的,以下兩個板塊值得關注。

        消費板塊值得重視。從行業空間來看,中國消費市場巨大,而且目前我國消費水平遠遠低于發達國家,短期疫情的影響并不改變消費升級這一長期的趨勢。從行業格局來看,消費行業變革慢,馬太效應強,龍頭企業具有品牌、產品和渠道等優勢,行業競爭格局大概率將進一步向優質龍頭集中。

        第二條主線是先進制造板塊。隨著人口紅利逐步消退和節能減排的大勢所趨,中國制造業依靠工程師紅利,向高能效、技術密集方向轉型勢在必行。目前中國制造正處于向高質量發展的階段,在全球產業鏈中的附加值將大幅提升。

        楊喆:業績增長兌現和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拉動,會是兩個主要脈絡。

        業績增長,體現在去年高增速、股價高漲幅的領域,如光伏、新能源車、軍工、電子等,這些即將披露的年報或者預告都較好,可以展望的未來幾年持續增速也還會不錯,目前部分估值已經回落到合理區間,所以隨著年報預告、年報披露,會有逐步按照新年和未來增速做估值切換的空間。這幾個方向在經濟整體增速下降的階段,增速和確定性會凸顯出稀缺性,依然是資金配置的重要方向。

        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會帶來新基建、寬貨幣、寬財政、刺激消費等政策拉動,雙碳節能降耗改造、光伏建筑、數字化智能化、內需消費、地產、家居家裝、投資鏈條低估值的鋼鐵煤炭都會有一定的空間。

        2022年市場延續結構性行情

        風格將趨于均衡

        中國基金報記者:回顧2021年,A股市場風格輪動加劇,行情分化明顯。您預計2022年這種結構性分化行情是否會延續?哪種風格將會更占優勢?

        史博:2021年A股分化非常極端,這種極端不僅體現在相對收益,而且體現在絕對收益上的方向性分化。如果我們去回顧A股的歷史,價值與成長、大盤與小盤,出現絕對收益的方向性分化,都是非常罕見的案例,且持續時間極少超過一年。

        因此我們判斷2022年市場的結構分化不會像2021年那么劇烈。從基本面的角度,2022年預計宏觀經濟底部企穩,這對于2021年表現不佳的價值股、大盤股是支撐。而2021年表現好的成長板塊,目前產業趨勢依然積極,因此系統性下跌的概率也不大。整體而言,我們預計2022年市場風格趨于平衡,單一風格出現壓倒性優勢的概率不大。

        曾鵬:2022年市場會經歷一個“去偽存真”的過程,業績兌現能力強,競爭力強的個股會重新綻放,而跟風炒作的題材股會退出。在高成長賽道上,無論大小盤股均會有機會。

        李化松:22年風格會更均衡。

        莫海波:2022年外部的不確定性明顯加大,尤其是美聯儲貨幣政策收緊的節奏,一直會反復壓制著市場,而國內政策的基調是以“穩”為主,因此,我們認為2022年大概率還是結構性行情。全年看,我們認為大盤價值板塊盈利較為穩定且估值較低,可能在風格上更占優勢。

        陸彬:我們把市場的投資機會按照風格來分類,當前我們會相對看好四類投資機會。

        第一個方向是核心資產,主要包括醫藥、消費、新能源、半導體這些長期空間比較大、優質公司比較多的行業。2022年我們會時刻比較這些行業的基本面和估值,在這些行業里面尋找估值和基本面的平衡。

        第二個方向是指數權重股中的低估值價值類。我們在價值領域里優選了房地產行業做了配置。從二季度末和三季度初開始,我們就在密切地關注這個行業。這個行業現在有比較大的爭議,不管是從基本面的角度還是從投資的角度,但可能在明年會迎來估值提升的機會。

        第三個方向是PEG成長類的行業。這些行業我們會看2~3年的業績增長和估值的匹配度。在這個領域里,我們會優選高端裝備、新材料、汽車電子、計算機等。從自下而上的角度,的確也找到了不少投資機會,尤其是汽車電子。

        最后一個方向是周期類行業。2019年四季度,我們配置了不少周期股,對2021年的業績貢獻較大。整體來說,周期類的投資機會可能進入尾聲,會更多關注和碳中和密切相關的周期細分行業,以及跟農業尤其是豬相關的周期股的投資機會。

        朱紅:我們認為2022年結構性的分化行情大概率會延續,首先目前市場本身估值高度分化,在估值合理或低估的板塊中可以找到較好的投資標的;其次向高質量發展的轉型升級背景下,一批具備核心競爭力的優質成長公司能夠穿越市場波動周期帶來長期回報。對于2022年的市場風格,我認為符合產業發展趨勢,具備估值性價比的高成長性公司可能會表現較好。

        楊喆:由于各類理財全面凈值化,居民資產依然在向A股市場逐步流入,市場上市公司家數較多,門類豐富,不會有大的系統性風險,結構化行情會是長期的常態。

        根據成長性和估值的性價比,反復動態調整組合,保持組合的適度均衡,是長線更好的策略。

        基民認購情緒或會逐漸升溫

        中國基金報記者:開年基金“發行熱”遭遇“銷售冷”?;鸸炯娂娞脱再??!昂米霾缓冒l”是否仍會在本輪基金發遇發行遇冷后上演,為什么?

        史博:目前的情況確實偏向“好做不好發”,2021年初的情況則是“好發不好做”。這兩個現象背后也是亙古不變的行為金融規律:市場參與者整體的貪婪與恐懼。目前我們對市場的判斷可能沒有樂觀到“好做”的地步,但稍微拉長時間,如果最終2022年還是“不好做”的話,那么2023年可能就會比較“好做”。簡而言之,目前我們判斷市場風險不大,屬于可以積極布局的時期。

        曾鵬:從短期來看,一般假如第一年基民賺了錢,第二年基金就好賣;如果第一年虧錢了錢第二年基金就難賣,這是人性。2021年整個基金的加權收益是負的,所以今年開年基金發行遇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加上當前相對低迷的市場這個現象就尤為凸顯。

        但從歷史看,每一輪市場的下跌,對于優秀的資產管理機構都是千載難逢的投資良機。近期我們看到,很多證明過自己的優秀基金經理雖然凈值曲線出現了波動,但基金規模沒有出現明顯縮水,這說明基民也在走向成熟和理性。相信隨著市場未來逐步回暖,優秀的基金經理會重新回到“好做也好發”的軌道上來。從長期趨勢看,我國居民財富的資產配置方向往權益類資產配置的趨勢不會改變。當前權益類資產配置在中國居民財富中占比不到5%,接近9成比例集中在房地產;而發達國家居民的財富結構中,權益類資產的配置比例高達30%。隨著我國經濟結構的轉型,未來居民通過公募基金加大權益資產配置將是必然。

        李化松:目前市場情緒偏悲觀,但是長期居民股票基金資產仍然低配,未來長期仍是房地產理財等資金轉型流入方向。長期空間仍然很大。

        莫海波:基民購買基金的熱度更多的是受到短期市場情緒的影響,年初市場回調相對較快,導致基民普遍對今年的行情較為悲觀。但其實,我們認為隨著主要賽道估值回歸合理,春季行情的到來還是可以期待的,基民的認購情緒可能會重新反轉。因此,沒必要對短期的基金發型遇冷的情況過分擔憂。

        朱紅:市場出現持續調整表現不好時,一般投資者出現焦慮情緒是正?,F象,基金可能遭遇“銷售冷”,但相對而言,專業的投資者具備較強的逆向思維和抗壓能力,能夠進行獨立客觀的投資操作,隨著未來市場反彈,基金銷售會逐步恢復狀態。

        資產配置注意全球通脹超預期風險

        中國基金報記者:對于投資者而言,2022年在資產配置方面,應該注意的風險點有哪些?

        史博:2019-2021年,市場經歷了多次極致風格后的極致逆轉,這對于投資者的重要啟示是敬畏市場,對收益率保持一定的平常心,不過度追逐風險。2022年大概率還是震蕩市,因此這條啟示依然適用。除此之外,過程中還需要關注美聯儲政策收緊的風險,以及國內經濟復蘇的力度問題。短期這些問題對市場影響不大,但二季度或許要開始留意這些潛在的風險。

        曾鵬:2022年的風險主要集中在海外,美聯儲已經開始退出QE,未來假如美國通脹持續超預期,則美聯儲可能通過加息方式應對,這將對全球流動性造成一定的沖擊,會在某個階段對市場情緒形成影響。但由于國內宏觀政策以“穩”為主,流動性會保持合理充裕,海外加息對中國市場的影響相對可控。

        李化松:主要風險還是全球通脹超預期,引起利率上行

        莫海波:我們認為2022年的主要風險依然在于海外,美聯儲加息和縮表的節奏、美國中期選舉等帶來不確定因素。除此之外,當前全球疫情依然尚未完全得到控制,未來疫情和防疫政策的變化也可能成為市場風險點。

        朱紅:在資產配置方面,盡量根據自身專業能力和風險承受能力找專業的機構進行資產配置,需要對未來收益進行合理預期,同時采取如基金定投等長期投資方式,避免追漲殺跌等短期風險行為。

        楊喆:其一,估值節奏問題:市場經歷了19年以來的三年上漲,多數方向已經挖掘充分,不算便宜了,不要在連續大幅上漲、估值高、情緒高亢的方向上高位而來;也不要在有長期成長性比較確定的行業經歷了持續調整之后的低谷轉身而去。二是做好估值觀察和操作節奏的搭配。

        其二,美聯儲加息和縮表的擾動。美國高通脹帶來的加息壓力很大,很可能提前加息和縮表,帶來海外風險資產的調整。如果發生,對a股而言,只是短期調整和情緒影響,實質影響有限。更多股票資訊,關注財經365!

      Copyright © 2017股票財經365版權所有 證券投資咨詢許可證號為:ZX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