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徹底的互聯網壽險公司”,董事長突然辭職
      2022-02-11 09:01
      來源:財經365
      描述
      日前,弘康人壽發布公告稱,因個人原因,盧德之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董事、董事會下屬專業委員會委員等職務,再度引發了市場關注。 事實上,近年來弘康人壽的狀況一直耐人尋味
      [本文共字,閱讀完需要分鐘]

        日前,弘康人壽發布公告稱,因個人原因,盧德之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董事、董事會下屬專業委員會委員等職務,再度引發了市場關注。

        事實上,近年來弘康人壽的狀況一直耐人尋味。董事長盧德之在并未持股的情況下成為實際控制人數年,直至此次退出;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嚴重下滑,但增資卻屢屢受挫,增資方案三年更改4次,至今無下文。

        而此次董事長的變動將給弘康人壽帶來何種變化?市場人士認為,這或許意味著弘康人壽接下來將在股權方面出現動作,亦或將成為其順利完成增資的契機。

       -01-

        董事長涉貪腐大案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1月27日,湖南省紀委監委制作的反腐專題片《反腐倡廉永遠在路上》在湖南衛視播出,其中講述了此前落馬的湖南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黨組書記、總經理盧平案件。

        經查,盧平違反多項黨紀,涉嫌收受賄賂4.13億元,挪用公款1.35億元,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全國煙草系統和湖南地區職務犯罪案件涉案金額之最。而據該專題片報道,弘康人壽董事長盧德之作為關鍵人物也被牽扯其中。

        公開資料顯示,弘康人壽成立于2012年,注冊資本10億元,有7家原始股東,法人代表兼董事長為李安民。成立后三年間,弘康人壽經歷了一系列的增資和股權轉讓。

        直至2015年6月,弘康人壽股權結構變為:鎮江和融持股19%,紫石礦業持股14.7%,亞雅油脂化工持股14.5%,津鵬世紀占股14%,滌諾皂業占13.8%,南通燃料和廣西開源置業占12%。彼時弘康人壽股權仍然較為分散,且并沒有實控人。

        同年10月,弘康人壽法人代表兼董事長由李安民變更為盧德之。

        公開資料顯示,盧德之出生于1962年5月,博士研究生學歷。2015年10月28日,經原保監會核準為弘康人壽董事長。2008年至今任華民慈善基金會理事長。除此之外,盧德之還有另外一層重要身份,即“湘暉系”資本掌門人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弘康人壽原股東之一的黑龍江中兵礦業曾與弘康人壽發生過糾紛,提出弘康人壽受到神秘實際控制人操縱,而這一指控卻遭到弘康人壽的否認。

        而弘康人壽的實際控制人,從2018年第二季度披露的償付能力報告開始,就變成了董事長盧德之。

        但《財經天下》周刊查閱弘康人壽七家股東的工商資料,卻并未發現這些股東與盧德之之間存在明顯的關聯關系。

        直至日前盧德之退出弘康人壽,弘康人壽近期披露的2021年4季報顯示,其實際控制人一欄再度變為“無”。

        事實上,弘康人壽此次董事長變動也并不是毫無征兆。早在2020年6月,盧德之就已卸任弘康人壽法人代表,并且由彼時僅為弘康人壽副總經理的周宇航接任。

        據業內人士表示,法定代表人由董事長變更為副總經理的情況甚是少見,如今看來盧德之退出或早有端倪。

        就在盧德之卸任法人代表的同一天,獨立董事孫瑾以及董事桑立偉、張亞明、韋學禮等人也紛紛退出,而桑立偉和張亞明分別為弘康人壽第二、第五大股東提名的董事。

        業內人士認為,這或許意味著弘康人壽接下來在股權方面將會有所變動。

        -02-

        監管收緊,弘康人壽業績承壓

        據了解,弘康人壽主打互聯網保險,被行業譽為“最徹底的互聯網壽險公司”, 主營險種包括投連險、分紅險等。除北京總部外,弘康人壽僅有河南、江蘇、上海三家分公司。

        或許是憑借“互聯網優先”的戰略優勢,弘康人壽在成立后首個完整年度便實現了盈利,擺脫了保險行業“七平八盈”的規律。2013年弘康人壽凈利潤為94.38萬元,營業收入超10億元。

        隨后幾年,得益于其押寶分紅險、投連險和銀保渠道,弘康人壽營業收入及凈利潤皆保持逐年上升趨勢。

        2016年-2019年,弘康人壽分別實現營業收入收入16.54億元、66.75億元、74.48億元、127.86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0.39億元、0.79億元、1.66億元、1.76億元,雙雙實現穩步增長。但相比之下,2019年的凈利潤表現較為遜色,僅同比小幅增長6.47%。

        而事實上,近年來弘康人壽正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和挑戰。2020年,弘康人壽營業收入降至20億元,而凈利潤也僅有0.33億元,雙雙縮水超8成,而保險業務收入也下滑了近35%,降至82.58億元。

        業內人士指出,弘康人壽的業績大幅下滑,或與近年愈加收緊的監管政策有一定關系。

        2020年2月,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強化人身保險精算監管有關事項的通知》,對分紅險的紅利分配進行了嚴格的調整,明確了演示利率上限,將紅利分配比例統一為70%,且該規定自同年7月開始執行。

        而分紅險正是弘康人壽的主營險種之一,此次調整對其影響不言而喻。年報顯示,2019 年弘康人壽原保險保費收入前5位保險產品,前4位均為分紅型兩全保險,合計實現原保費收入達114.35億元,占公司原保費收入的90.17%。而2020 年原保費收入前5的產品中分紅險只占其三,且保費合計僅有46.03億,縮水近六成。

        而后隨著互聯網保險新規的出臺,互聯網保險銷售也迎來強監管。

        2021年10月,銀保監會印發《關于進一步規范保險機構互聯網人身保險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已開展互聯網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應于2021年12月31日前完成存量互聯網人身險業務整改,不符合條件的產品2022年1月1日起不得通過互聯網渠道經營。

        同時,按監管要求,公司重新定義互聯網保險產品。明確互聯網人身保險產品范圍限于意外險、健康險(除護理險)、定期壽險、保險期間十年以上的普通型人壽保險(除定期壽險)和保險期間十年以上的普通型年金保險。

        這對于主營分紅險、投連險的“互聯網壽險公司”弘康人壽來說,形勢無疑將更加嚴峻。這意味著其公司多款產品不能在互聯網渠道銷售,業內人士表示,弘康人壽或將調整戰略,將銀保渠道重心轉向發力傳統經代。

        據償付能力報告數據,弘康人壽2021年保險業務收入為94.18億元,凈利潤為0.44億元。

       -03-

        增資屢屢受挫

        另一方面,過度依賴銀保渠道加之投連險的激進擴張,公司雖然迎來了業績的增長,但背后卻是償付能力充足率的告急。

        盧德之上任董事長之時,弘康人壽的償付能力充足率已下滑嚴重,2014 年-2017年度,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為 367.19%、215.66%、167%、123.63%,此后便一直維持在130%左右,直至2020年度回到162.83%。

        事實上,為了挽回其極速下滑的償付能力充足率,盧德之上任后不久,弘康人壽便開始籌備增資事項,但卻一直沒能增資成功。

        2016年8月,弘康人壽擬增發2億股,引入2家新股東,擬將注冊資本由10億元增至12億元,但此次增資并未完成,隨后幾年內其增資方案頻繁更改。

        直到2018年底,弘康人壽增資方案第四次被修改,擬將注冊資本由10億元增至10.884億元,新增股東也進行了多輪轉變,但最終皆未能增資成功。截至目前,弘康人壽官網披露的注冊資本仍是10億元。

        而此次董事長的人事變動的背后,是否將伴隨著股權的變動,成為其完成增資的契機,值得關注。更多股票資訊,關注財經365!

      Copyright © 2017股票財經365版權所有 證券投資咨詢許可證號為:ZX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