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房子對“N線小城”意味著什么?(2)
      2019-02-20 08:42 作者:常丹丹
      來源:90度地產
      描述
      買房,城市化進程的必然 臨清是人口外流大縣,在一線城市、省會濟南和發達城市青島、及地級市聊城的三重人口抽血下,越來越多有能力的家庭開始在
      [本文共字,閱讀完需要分鐘]

      財經365(www.caijing365.com)2月20日訊:今年春節,一個很明顯的變化是,在四合院里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七大姑八大姨紛紛搬進了敞亮的樓房,親朋好友之間的閑話家常也由催婚催生切換至“你家房子漲多少”、“我家房子裝修花多少”……

      房子對“N線小城”意味著什么?


      關于房子熱火朝天的討論,很容易給人一種置身大城市的錯覺,實則,這里是我的家鄉,名不見經傳的“N線小城”——臨清。


      臨清,位于山東省西北部。明清時期,受益于大運河漕運興盛,臨清迅速崛起,名噪一時,成為當時30個大城市之一,素有“富庶甲齊郡”、“繁華壓兩京”、“南有蘇杭,北有臨張”的美譽。清中葉以后,這座千年古縣的政治經濟地位逐漸走向沒落。


      如今,再議臨清,相比經濟發展不明朗,主導產業仍在探索之中,人們似乎更愿意提及這里曾孕育了民族英雄張自忠和國學大師季羨林。


      不過,近幾年,政府南遷、京九高鐵設站、房價上漲、大型房企的進駐仿佛為當地人民鋪陳了一幅波瀾壯闊的發展藍圖,人們買房上車的積極性絲毫不亞于大媽們對于廣場舞的熱愛,相較于實體經濟發展遲緩,人們在樓市上的表現更具活力,安全感和幸福感似乎只有在波浪形爬坡的樓市中才能得以實現和升華。

      風里雨里 有房便是“甜”


      今年,老趙在精心裝潢的140㎡新房里第一次招待了自家親戚,兄弟姐妹對于寬敞整潔的新房贊不絕口,老趙呵呵笑著頻頻點頭回應。


      老趙今年50+,三十多年前,頗有想法的他聯手幾個朋友做起了倒騰棉花的生意,生意紅火的那幾年,一到棉花收獲的季節,老趙便忙得不著家,除了主要供應省內,老趙一度將品質優良的棉花銷售至新疆等多個省份,生意遍地開花。


      回憶起那些年,老趙爬滿皺紋的臉上依稀能看到當年的奕奕神采,“生意太好做了,基本能覆蓋周圍幾個縣市的紡織廠,一輛輛大貨車運載在打包好的棉花垛在紡織廠門口排成長龍?!蹦菐啄?,老趙為自己積攢下了豐厚的家底。


      再后來的生意,可就沒那么好做了。在產業結構升級的大背景下,魯西北的棉紡廠紛紛轉型或者直接倒下了,隨之而來的是棉花生意競爭加劇,銷路收窄,甚至一度走貨停滯,棉花多處有價無市狀態。曾經小半年在外奔波的老趙,逐漸開始“賦閑”在家。


      老趙從未想過,奔六的年紀竟然要為了生計另謀出路?!耙话涯昙o,能做點啥?”老趙陷入困惑。


      畢竟是做過生意的精明人,老趙發現,近幾年,這座小縣城里,出租車變少了,年輕人出行普遍使用網約車,手機支付,方便快捷。于是,老趙的第二份職業生涯開始了。


      網約車主的工作沒有想象的好做,老趙每天起早貪黑,只為能在上下班高峰期多接幾單,即便遭遇惡劣天氣,老趙也盡量保證每月全勤,風里來雨里去的,剛開始的幾個月,老趙暴瘦了十多斤,原先的大肚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褪去。


      盡管如此,老趙心里還是滿足的。這種滿足不僅來源于并未停歇的生活腳步,更來源于那套140多平的房子,和房子里承載的天倫之樂。


      兩年前,老趙以低于市場平均價2800元/㎡的價格拿下這套三居室,去年,老趙一家三代搬進了新家,一家人一日三餐說說笑笑成了老趙心里最溫馨的生活片段,更令老趙欣慰的是,如今,這套房子市場價已經翻番。用老趙的話說,“房子就是個儲蓄罐,一方面承載了家人的歡聲笑語,另一方面,也是多年積蓄最保值的歸宿哩?!?

      Copyright © 2017股票入門基礎知識財經365版權所有 證券投資咨詢許可證號為:ZX0036 ); })();